анфиса泠烨

全职HP大法好 漫威DC一生推 国乒世界第一好 跳水永远梦之队

☞试阅【恺彦】露水

本来想一口气写完的,住在森林里灵感跟风刮进脑子里一样嗖嗖的,然鹅可能要痛经死在异国他乡了🙃

1.
  赵钊彦把行李从后备箱里一个个搬出来放在露营区的9号地上,瞄了一眼手表,晚上七点二十九分。

  他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长途跋涉跨越一个省的距离来到这个国家公园。为了这次露营他计划了有三个月,车是向老师借的小金杯,长焦望远镜是父亲的收藏,又多次询问了有野外经验的同学,帐篷睡袋遮雨棚等等等等,装上足够吃一周的食物,再背上画板和画材。经历了半路突降的大雨,和迷路了绕到山顶上找不到预定的位置,终于在超过GPS预计时间半小时后到达。

  夏天太阳落山的晚,特别是在山上能更清楚的观赏到晚霞落日。他靠在车门边,看火烧云刺眼的红光缭绕着。雨后的天空格外澄澈,山间充斥着泥土和树木的芳香,他喜欢这种干净的感觉,忍不住深呼吸了两大口。

  为什么要说美国的空气是甜的呢,明明中国也有非常优质的空气。他大脑放空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天边只剩余晖。天快黑了,而他还什么都没收拾好。这才急急忙忙的开始搭帐篷。

  一个人出来露营果然有点困难啊。他弯下腰来手撑着膝盖,看着眼前完全不成型的一摊帐篷,认命的叹了口气,还是再想想办法吧。

  “嘿大兄弟!需要帮忙吗!”

  他被这清亮的男声吼得手一哆嗦,刚撑起来的杆子瞬间又塌了下去。

  …………这可真是操你妈哦大兄弟,微笑.jpg。

  大嗓门来自对面的10号地,赵钊彦转过身朝他点点头,就接着搭自己的。

  很快大嗓门就带了好几个人过来,嬉皮笑脸的喊着老司机来送温暖了,没两分钟就把帐篷支好了,整个过程行云流水给他看的一愣一愣的。

  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另一个大脑门走过来搭上他的肩,脸上写满了和蔼可亲的问他:“第一次来啊?要不要跟着哥哥们玩呀?”

  “我靠徐大番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番哥你看着就像拐卖儿童的怪蜀黍。”

  在一边勾肩搭背的小黑哥和大脸仔毫不留情的吐槽道,顿时一片哄笑。

  “得了吧你俩狗男男。”大脑门翻了个白眼,倒是把胳膊从他肩上放了下来。

  “你们别吓着人家了。”大嗓门看起来是个管事的,他一发话其他人还就真不再闹了。“一会儿我们要做饭了,你过来一起吃吧?哦对你买冰块和柴火了吗?没有先来我们这儿拿点。山脚农户卖的柴火特便宜我们买了好多,就是你得自己劈啊要不我们劈好了再给你吧……”

  这个大嗓门好热情啊……那叫他话痨哥好了。因为面前人话太多而跑神儿的赵钊彦如是想。

  飘忽的视线冷不丁和一双鹰眼对上,他眨了眨眼看清楚后面那人,锋利的下颚线往上是瘦削的颧骨,眼角有点下垂,眉毛倒是挺齐整。

  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这么酷啊。他在心里嘀咕。

  最后还是去了对面营地。话痨哥和一个小胖子开始点煤气做饭,小黑哥和大脸仔提着桶去接水,大脑门去扔垃圾了。赵钊彦蹲在柴火堆旁,看这个一群逗比中唯一的酷哥拿着个小斧头,一下一下的劈柴,使劲儿的时候还能看到他胳膊上浅浅凸出来的青筋。他劲儿很大,一斧头下去能劈开一大半,再提起来磕一下就彻底开了。

  赵钊彦低头看着柴火上粗糙的纹路,酷哥运动裤没包住的一截脚踝老在他眼前晃。这段线条实在太符合他这个美术生的审美了,他有点心痒。

  手指已经控制不住的伸向那充满骨感美的部位,他硬生生是改变了路线,落在那人脚边的一块柴火上,像抚摸那块踝骨一样磨蹭着柴火上的裂纹。

  “小心木刺。”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下意识的啊了一声。

  对方又重复了一遍,“木刺划到手很疼的。”

  赵钊彦看着他依然没什么表情的脸,灵机一动,手指状似不经意的从他踝骨上擦过,乖巧的把手收了回来。

  “哦。”

  对方好像没发现他的刻意,连个眼神都没有,手上继续动作着。

  酷哥把劈完的柴放进小筐里,从保鲜柜里拿起一袋冰块,就这样左手冰块右手柴火的给他送到9号去。他忙把自己的冷鲜柜翻出来,酷哥还是没说什么,等他搞定冷鲜柜把冰块放进去,不过这次眼神示意了一下柴火放哪。他指了指旁边的空地。

  赵钊彦也不知道怎么就读懂了他眼神里的疑问句,明明对方眉毛都没动一下。

  “谢谢你啊。”

  “没事。”




如果我能活着回国🙃这个坑一定填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