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нфиса泠烨

全职HP大法好 漫威DC一生推 国乒世界第一好 跳水永远梦之队

【飞冉】四季春秋.2

♤我对不起组织,我错了,我有罪

♧ooc属于我,世上所有美好的一切属于他们

前文传送门→

0.    1.


 

2.

毕冉这人真有意思。

在坐了半个多月的同桌后,丁飞得出这个结论。

比如毕冉是个学霸级的美术生,比如毕冉总是到校很早离校很晚,比如毕冉除了上课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戴着耳机,比如毕冉表面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其实是个闷骚…………

晚春的时候温度已经悄悄升高,六七十号人每天挤在空调并不给力的教室里。丁飞他们坐在窗边还好,除了临到中午放学从食堂飘来浓郁的食物的气息让几个小伙子备受煎熬。

这节是自习,毕冉照例戴着耳机沉迷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丁飞没好意思打扰学霸刷题,径自越过毕冉肩膀把窗户打开通通风。收手时眼睛瞄到毕冉放在桌斗里的MP3,不大的屏幕上“隐藏”两个字立马吸引了丁飞的视线。

“哎你知道隐藏啊?”

毕冉从题海里抬起头,摘下一边的耳机回答他,

“……嗯,我挺喜欢他们的。”

丁飞闻言顿时眼睛一亮,没控制力度的拍了下旁边娄云鹏的大腿,吓得娄云鹏脱口而出一句操你妈响彻整个教室。丁飞才不管那么多,他已经沉浸在找到新同好的兴奋中,一把搂上毕冉的肩膀说:

“卧槽原来是自己人!朋友你这个审美水平相当可以啊!就比我差那么一点!”

经过大半个月的朝夕相处,毕冉已经逐渐习惯了丁飞那奇葩的说话方式,甚至有时候已经可以接上他的梗了。

“自己人别开枪。你也喜欢隐藏啊?”

“那肯定啊,听说唱的怎么会不喜欢隐藏!中文说唱隐藏牛逼啊!”

毕冉把耳机分给丁飞一只,两人一首一首的听着毕冉MP3里的歌,边听边交流看法。列表里不只有隐藏的,Jay-z,Eminem,2pac…………和丁飞自己的歌单大部分都重合。一节课过去,毕冉光顾着和丁飞聊Hip-hop了,一道大题也没写完。

下节是体育课,丁飞一手搭在毕冉肩膀上一手抱着篮球下楼,嘴上还在喋喋不休和毕冉聊着MC Jin。走到篮球场,他把球扔给毕冉,看着毕冉熟练的用球撑在指尖把玩着,感叹道:

“真没想到你做题的时候听的都是Hip-hop啊,我一戴上耳机就感觉要去拯救世界,走路都噼里啪啦带闪电的那种,根本学不进去习。”

毕冉听了停下手里的动作,笑着问他:

“那你以为我做题的时候都听什么啊?”

丁飞一开心就管不住舌头,什么话都敢往外秃噜,

“看你长得这么清纯可爱,我还以为你会喜欢民谣那种风格的。”

毕冉没接话,运了两个胯下球转身投出一个三分,姿势标准线条完美。可惜这一球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听话,准头偏了点,砸在了篮板上,正好被弹到丁飞身边,他一伸手又将球捞入怀中。

毕冉视线跟着那颗篮球的轨迹回到丁飞脸上,神情无比认真,像要一眼望进他眼底,

“Hip-hop能给我力量。”

顿了顿,又笑出声,

“我有一次还真的,过马路的时候听着Hip-hop,看见有个闯红灯的电动车,我就往那边跑跟他怼了一下。”

丁飞也笑,走过去站在三分线上,

“厉害了我的姥爷,听Hip-hop给了你碰瓷的力量?还是不要命的力量?”

毕冉转身看着丁飞起跳,轻轻松松投中了三分。

“反正是他先闯的红灯,怼到我了就是他的错,我怎么骂他都不过分吧,正好也让他长长记性。”

球在塑胶地上弹起又落下,最后滚到一边的草地上。体育老师吹哨集合了,两人就没顾得上把它捡回来。

毕冉这人真有意思。

丁飞看着草地里躺着的篮球,悄悄把笑意挂上了嘴角。





这之后两人的关系更加亲密了,丁飞连上厕所都要拉毕冉一起,把毕冉烦的说他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儿怎么还跟小女生一样爱结伴上厕所。丁飞个大写的话痨终于找到了伴儿,一天到晚叽叽喳喳的就没停过嘴。他俩还在桌上摆了两个书立,塞满了书拼在一起,成功遮挡了老师的视线,两人就在书立的掩护下各种听歌看MV看杂志。听歌还总是共用一副耳机,一人一头,这样空出来的一只耳朵还能听着老师的动静。操作简直骚的让人瞠目结舌。

娄云忍无可忍拉着前排刘嘉裕哭诉:

“丁飞个老逼,有了新欢就抛弃旧爱,还当着旧爱的面和新欢秀恩爱。”

刘嘉裕:“…………老娄啊,虽然我也很心疼你,但是你这个flow水平最近是不是退步了啊,要不我给你整一段?”

“我靠你们他妈的一个两个整天就知道欺负我🙃”

娄云鹏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凑到刘嘉裕跟前,摆出了讲八卦时的标准表情,还不忘抬头看了看周围有没有当事人的影子,

“不是,我给你说,我真感觉他俩太麻了。”

“毕冉多好一学霸,他说哪节课要认真听就真的完全不理老飞的。”

“老飞还非得挣扎一会儿,满嘴骚话的哄着毕冉理理他。”

“什么姥爷姥姥,老毕,国王,小冉,冉冉,挨个喊一遍。”

“毕冉实在不搭理他了就来闹我。我靠,他对着人姥爷说话腻腻歪歪的,到我这儿就知道一个劲儿怼我。”

“我他妈还怼不过他!”

刘嘉裕意思意思拍了拍娄云鹏的肩,一脸我早已看透一切,

“老飞这人多有毒你还不知道啊,这才俩月不到吧,把人毕冉带的都学会跟他一起怼人了。”

“老刘咱俩换位儿吧,救救兄弟。”

“你可拉鸡巴倒吧,我俩要怼起来,你飞总在毕姥爷面前的形象可就渣都不剩了。”

刘嘉裕苦口婆心的给娄云鹏做着思想教育,

“你看你这个人一点都不体谅兄弟,这个时候就是再委屈,为了兄弟也得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知道不?”

说完就扭回去让他自己悟了,留娄云鹏一脸懵逼。

琢磨了一会儿话题的主人公们回来了,刚打完篮球满头大汗,球衣都湿了一大片,就算这样丁飞手还是黏在毕冉肩膀上。毕冉正仰着脖子喝水,喝的太急有少许从嘴角溢出,顺着脖颈那一段好看的线条流下,在锁骨窝里恋恋不舍的打了个转儿才肯去被衣料吸收。

丁飞看着他脖子上的水痕,手指覆上去蹭了个干净,把脸凑到毕冉嘴边,努努嘴示意他也要喝。刚剧烈运动完,喘出的粗气直直打在毕冉脸上,让毕冉那本就热得发红的小脸被熏得又红了一片。毕冉把手里的半瓶水递给他,顺势拉开了点两人间的距离。

娄云鹏看看毕冉通红的脸,又看看丁飞心安理得的喝着毕冉的水,脑中灵光一闪。





tbc.

评论(7)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