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нфиса泠烨

全职HP大法好 漫威DC一生推 国乒世界第一好 跳水永远梦之队

【飞冉100Days】四季春秋.1

活动:百日飞冉

天数:第14天

作者:泠烨

♤小学生文笔。

♧ooc属于我,世上所有美好的一切属于他们。

♡慢热型写手,大概是个喜欢细水长流的人。


1.

毕冉来时带着一场春雨。

这么说好像不太合适,毕竟只是因为他们相遇在某年春天的一场细雨里。

那天早上丁飞破天荒的起早了,攥着包子豆浆慢慢悠悠晃进学校。班里还没开门,他坐在教学楼门口的台阶上吃着早饭吹着风,视线里突然出现一个纯白的身影。

毕冉真的太显眼了,不止因为他没穿校服。学校里绿化做的好,再加上下雨,四周一片雾蒙蒙的绿里只有毕冉卫衣上大块的白做提亮色。

他就站在树下,用半边肩膀背着包,另一只手插着兜,脊背挺得比旁边的老树还直。

啧,这人装的跟仙儿一样。丁飞想。

两三口把豆浆吸溜完,看见开门的同学来了,一口气跳下台阶跑过去和人家勾肩搭背,给小兄弟吓出来一句国骂。

进班前他忍不住又看了看毕冉,毕冉转过身来向他的方向笑笑。丁飞不知道是不是在对他笑,反正他是不敢再看了,低头逃回了教室。

早自习上的丁飞昏昏欲睡,娄云鹏和刘嘉裕又一直在认真背单词,他也不好意思先倒下,硬是撑到班主任出去了才一头栽进书里。其实老师们也不怎么管丁飞,他就是那种不认真学习成绩还能保持中上的学生。家里有钱不发愁未来,平时对他的违纪行为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搞得丁飞自己学习态度也是越发不积极。

刚睡着没两分钟就有人戳他,丁飞头都没抬迷迷糊糊的说:“老娄你他妈别吵我睡觉……”

旁边娄云鹏还在锲而不舍的戳他,丁飞没办法了,坐起来一脸烦躁的揉着他一头乱毛,

“你干啥啊,第一节不语文课吗。”

前排刘嘉裕抢答道:“这还早自习着呢你睡懵了吧。”又点点头示意他往讲台上看:“你看咱班新转来了个人儿,老师刚安排了坐你旁边,赶紧给人家收拾收拾。”

丁飞定睛一看,嚯,这可不就是刚才站在树下那位仙儿嘛。

刘嘉裕帮着把桌上杂七杂八的书搬走,他把桌斗里的零食饮料一股脑塞进娄云鹏怀里,毕冉已经从讲台上走下来了。丁飞忙活完一抬头,四目相对。

…………我靠,这人长得有点好看啊。

被新同桌颜值震撼而无法自拔的丁飞,十分狗腿的起身接过毕冉的书包把人迎了进来,完全不顾被书包打到头的娄云鹏。

娄云鹏:???飞飞你不爱我了😭

丁飞:吃的都给你了还废话这么多🙃

丁·话痨·自来熟·不要脸·飞小同学睡意全无,下课铃还没打就拉着毕冉问东问西。

“哎我刚刚睡着了,你叫什么来着?”

毕冉对这突如其来的热情有点不习惯,顿了一会儿才答道:“…………我叫毕冉。”

“毕姥爷那个毕吗?哪个冉啊?”

毕冉迷茫的眨眨眼,并不是很懂毕姥爷是什么梗,

“冉冉年华吾自老的冉。”

丁飞此时内心刷过去一片弹幕,

“卧槽文化人惹不起惹不起”“古文随口就来肯定是个学霸”“装的吧说不定是个非主流中二病呢”。

脸上还在坚强的咧着嘴嘻嘻哈哈,“真是个好名字。”

“…………嗯。”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丁飞嘴都快咧不动了,硬生生接上了话题,

“我叫丁飞。丁飞的丁,丁飞的飞。”

…………妈的,怎么说出来感觉这么尬。

对面的人却是实实在在被逗笑了,眉眼弯弯的对他说,

“你好啊,丁飞。”

丁飞突然感觉非常对不起他的前女友们,同时决定以后还是好好听语文课。

用以往哄小姑娘的甜言蜜语来形容这个笑太俗,想向过去的文人墨客借鉴一下他又借不到真经,除了“卧槽”甚至说不出别的词来表达心情。

那就First blood吧。

然而在丁飞第十九次困得犹如脊椎骨折般点头低头又硬撑着爬起来后,毕冉终于忍不住劝他:“你要是实在困得不行………就睡吧。”

说完丁飞脑袋就“咚”的一声砸在了桌上,往后两节课都没见他起来。

大课间的时候还是被吵醒了。下雨了不用跑操,丁飞伸了个懒腰准备拉着刘嘉裕和娄云鹏去食堂溜达一圈。毕冉戴着耳机在刷题,丁飞美其名曰欢迎新同学硬是拉着他一起去。

食堂有两层,从炸鸡汉堡到重庆小面,种类繁多口味另说。丁飞带着毕冉楼上楼下跑了一遍,滔滔不绝给他介绍着食堂的各种菜色。一楼的包子做的不错但不是每天都有,哪天有了就得赶紧抢;二楼的菜普遍比一楼的味儿重一点,但是二楼的煎豆腐特别香;打饭的大叔比大妈要实在,顶多给你抖一下不像大妈抖三抖…………还有充饭卡要一打下课铃就跑来排队,稍微晚个两分钟队就能从食堂排到外面小广场上。

丁飞这人说话自带相声属性,明明是认真的做着解说还是能把毕冉逗得笑出声。刘嘉裕和娄云鹏早就买好了饭吃上了,丁飞最后还是带毕冉买了两碗牛肉面,刷的他的饭卡。

刚坐下,娄云鹏边啃着鸡翅问丁飞借卡,

“飞飞我卡里没钱了,今天有手抓饼了帮我刷一个呗。”

丁飞专心吸溜着面条,连个眼神都没给,

“你让我刷我就刷啊,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这会儿充饭卡的窗口已经排起长龙,现在去排怕是到上课也充不上。娄云鹏没办法,换了个思路曲线救国,

“毕冉我给你说,咱学校食堂的手抓饼那真是一绝,我长这么大吃过最好吃的手抓饼就是咱食堂的。唉,要不是今天我卡里没钱了肯定带你吃一次,一周就上一天啊可难得了!”

毕冉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有所指,十分配合的看了眼丁飞,

“真的啊,那我也挺想尝尝的。”

丁飞放下筷子,一脸他们的兄弟情谊感天动地天地可鉴的模样,

“刷!我们瘦之想吃个饼我还能不给他刷吗!”

转身就干脆果断的钻入人群之中。

娄云鹏:“来兄弟!give me five!”

毕冉笑嘻嘻的说声不客气,和他击了个响亮的掌。

过了一会儿丁飞拿着三个手抓饼回来,一个给娄云鹏,一个给刘嘉裕,一个给了毕冉。

毕冉问他:“你不吃吗?”

丁飞搅着没喝完的面汤,轻飘飘的说:“就剩三个了,你们吃吧。”

娄云鹏和刘嘉裕在一边喊着飞总真是贴心小棉袄,毕冉默默地把手里的饼撕下一半,递到丁飞嘴边,眼神清亮,

“我吃不完啊,飞总赏脸跟我分一个?”

丁飞眨眨眼,“那就给你这个脸。”

说着捞上脸前毕冉的手,就着这个略显暧昧的姿势,一脸正经的吃完了半个饼。

放餐具的时候毕冉去了另一边的桌子,在丁飞看不到的位置,毕冉悄悄红了耳尖。




tbc.

忘记说了……对剧情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戳一下前文那个序………基本上就知道咋回事了🌚

评论(24)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