анфиса泠烨

全职HP大法好 漫威DC一生推 国乒世界第一好 跳水永远梦之队

哈哈哈哈哈哈拜托大家多pick一下我们毕冉毕姥爷!!!!

纯水:

飞冉党在官博要低调行事,还不能暴露我们来自HHH。


但是我给你们定制了口号,大家一定喊得响亮,配合冉哥美颜去朋友圈拉票。


投毕冉,投毕冉,今晚丁飞睡地板。


你给毕冉投一票,飞冉同床睡一觉。


投了我们潇洒娘,飞冉喂你吃狗粮。


杨幂也爱毕小冉,丁飞气得气管喘。


投了我们毕仙子,怀孕妈妈生贵子。


每天给毕冉点赞,马上日收入上万。


毕冉冲到第一名,红花新专就发行。

真是控制不住我这手啊 一手贱又点开了微博
我们秦大田已经连道都出不了, 回去了也不知道公司怎么安排,干嘛还要因为一个玩笑又被人指着鼻子骂全家还要求道歉啊🙃
还说怪不得他一直火不了,拜托了兄弟,他跳舞跳的都要坐轮椅了还要受你们网络暴力哦?
怕也是从隔壁节目粉丝群跑来的吧。

韩沐伯老师真的有魔力
补了他的所有采访 在音乐上居然对我有些启发
韩老师这样的艺术家 唉

人各有命
富贵在天
祝福他前程似锦
期待再次相遇
虽然我不太能接受这个名字

诈尸上来吐个槽。
和我妈打电话,末了她突然想起来说“前一段那个pig one的事儿………”
我“???谁???谁???”
王小居同学诚不欺我🌚果然是居居了🌚🌚🌚

【飞冉】百万玫瑰(上)

♠画家飞X歌剧演员冉

♥欢迎大家收看泠老师艺术鉴赏装逼小课堂其实是个无聊至极的万字流水账

♣BE预警

灵感来源Алла Пугачева《Миллион алых роз》 

 

 

0.

Свою жизнь для тебя,Превратит в цветы.

为了你,把一生变成玫瑰花。

 

1.

拉丁裔的少年脚步匆忙,帽子都未来得及戴上,抓在手里慌慌张张地跑出家门,庭院的木制栏杆被“嘭”地甩出一声巨响。

“安东尼奥!你为什么总是不好好关门!”

少年脚下生风,将母亲的不满丢在身后,

“下一次会的妈妈!”

丁飞正坐在自家庭院里逗着潇洒,一条血统纯正的法斗,是陪伴他多年的爱宠。听到领居家少年欢快的嗓音,抱起潇洒走向奔跑中的少年。

“早上好,小安东尼。”

“早上好,丁先生!”

安东尼奥停下脚步,回给丁飞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还有潇洒,早上好!”

充满活力的少年,笑起来就像是盛夏巴斯克海滩上的阳光,使人感受到温暖和幸福,蹩脚的中文发音里也透着可爱。丁飞空出一只手来帮安东尼奥整理了一下带歪的帽子,忍不住调侃他,

“我们的小安东尼今天穿这么帅,这是要去见谁家的小姑娘呀?”

安东尼奥急忙辩解,

“没有!只是要去看演出!”

丁飞笑出了声,倒是不再逗弄少年,又为他正了正领结,

“演出?镇上来了马戏团吗?”

提到今天的演出,少年立马兴致勃勃的为丁飞介绍起来,

“丁先生您还不知道吗?有个歌剧团来镇上巡演了!听说是从巴黎来的,只演一场后天就走。天啊,巴黎的歌剧!您去过巴黎吗?”

丁飞再一次被少年浑身洋溢着的兴奋逗笑了,摩挲着潇洒的小脑袋回答他,

“当然。不过我这几天一直在房间里画画,都不知道镇上来了这么厉害的人物呢。”

安东尼奥好奇的睁大了眼睛,询问道,

“您要有新的作品了吗?妈妈总说以您的财富,不需要过得如此辛苦的。”

“可能是因为你妈妈认为,比起画画,帮她看着你这个小淘气鬼更困难一些。”丁飞调皮的眨眨眼,弯下腰与少年平视,“不过我依然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丁飞旅居在这个法国小镇多年,镇上的居民们早就接纳了他,更有像安东尼奥一家这样把他当做家庭的一份子的。他待人温柔和善又幽默风趣,他的画作声名远扬本人却不卑不亢,他去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镇上的男女老少都喜欢与他交谈,听他讲述旅行途中的各种趣事,结交到的不同朋友,或是他远在东方另一片大陆上的神秘故乡。而安东尼奥因着对艺术的极大热忱,也与丁飞一直保持着亦师亦友的关系。

“谢谢您,丁先生。”少年笑容甜美,向丁飞发出邀请,“那么,您能陪我一起去看演出吗?我希望能够和您聊聊关于这方面的见解,您知道的,我了解的并不多。”

谦虚又好学的孩子,任何一位负责任的老师都不会拒绝这样的学生。

“当然可以,安东尼。不过可以拜托你妈妈照顾一下潇洒吗?它一个人在家里太寂寞了。”

“哦......”少年恋恋不舍地看着潇洒漆黑的大眼睛,潇洒像是感受到他的不舍,吐了吐舌头回应着。“我们不能带潇洒一起去吗?”

“潇洒不喜欢看歌剧,他会睡着的。”丁飞安抚他,“他睡着的时候会打呼噜,你还记得吗?声音大的就像打雷一样。”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安东尼奥被逗的哈哈大笑,从丁飞怀里接过潇洒。

“小心点,小伙子,它最近可吃胖了不少。”

丁飞看着少年小心翼翼跑走的背影,突然想起了什么,又喊住他,“安东尼!”

见少年转过身,丁飞挥挥手示意,“记得关门不要太用力!”

 

2.

他们赶在停止入场的最后一刻达到,不大的音乐厅,最中间的几排座位已经坐满了人。丁飞拉着安东尼奥左看右看,终于找到了两个靠前排的位置。

“坐的太靠前会很累的,你可能要一直仰着头看。”丁飞提醒安东尼奥,却拗不过兴致勃勃的少年,

“可是我想清楚的看到他们。”少年眨着眼睛,拽着丁飞的衣袖落座了,“就坐这里吧,丁先生。”

室内的灯光渐渐黯淡,台下观众们的交谈声也弱了下来,指挥的预备拍下,乐队开始演奏序曲,音符徜徉在这间略显简陋的音乐厅。

这孩子挑的这个座位也是绝了,丁飞想,他的角度抬头正对着乐队指挥,可能到了高潮能看到指挥舞的比演员们都欢。

“《塞维利亚的理发师》,罗西尼的喜剧,对吗?”安东尼奥趁着演员还没出场的空档,探过头来询问丁飞。

“热爱美食的天才作曲家罗西尼。他只用了十三天就写完了《塞维利亚的理发师》全剧。”丁飞回答他,顺便开着自己的玩笑,“天知道十三天我能干嘛,我可连一幅画都画不完。”

序曲结束,指挥带领乐队起立向台下敬礼,收获一片经久不断的掌声,夹杂着小镇市民兴奋地欢呼。而随着指挥再次举起的指挥棒,舞台上那酒红色的丝绒大幕终于徐徐拉开,露出早已布置好的二层小楼。

昏暗的舞台灯光做出在月光下的效果,男主角登场,在他心上人的窗前来回徘徊。他的仆人拉着马车来了,以及马车上拿着各类乐器的仆从们。伯爵爱上了这家的小姐,于是在深夜偷偷带着乐队来到小姐窗下,唱出最缠绵悱恻的小夜曲来倾诉衷肠。可惜小姐并没有理会这深情的告白,反而吵醒了附近的邻居。

伯爵振臂唱到:“爱是不羞耻!”

“这位小姐可真能睡。”安东尼奥小声吐槽。

紧接着到了理发师的咏叹调独唱,花哨的意大利语总是如此适合炫技,一曲完毕,理发师做了个浮夸的见面礼,台下掌声雷动,安东尼奥两眼放光的拼命鼓着掌。

伯爵是那样的爱慕小姐,可是小姐那可怕的监护人却想把小姐和她的财产占为己有,这让伯爵更加迫不及待的想把小姐娶回家。

伯爵向理发师求助,然而“我不想把我的身份和名字告诉她,我要先肯定她是爱我,不是爱我的财富或名誉。”

理发师为伯爵作了一首新的小夜曲,和一个穷学生的假身份。于是“穷学生”在心上人的窗前唱道:

“我不富有,但我给你一颗心,一种爱情的精神,忠诚而持久不变。”

古典吉他琴声低沉,一声一声拨动着弦,

“我渴望你,由破晓到日尽。”

他的心上人终于肯给予回应。悠扬的女声透过窗扉传出,模模糊糊却足以见得这声音主人的美好。她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确定了这对有情人的两情相悦。

“你猜他们后来发生了什么?”丁飞以他惯用的调侃的语气说。而识破他想要剧透诡计的安东尼奥翻了个小小的白眼,“不,我不想猜。”

但马上他的眼睛就翻了回来,直勾勾地盯着舞台中央。

此时场景切换到小姐的闺房,刚才那曼妙的女声终于显露出真容。

这是有着东方面孔的罗西娜,身着一套白色长裙,一头卷发被淡蓝色的头纱系在脑后,腰间系的丝绸的蝴蝶结,胸口和外衣上点缀的蕾丝花边让她看起来有着少女独有的娇俏,耳垂上佩戴的水滴状珍珠耳饰更显出她应有的不俗气质。她就这样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迈下楼梯,裙摆上的碎折在上下翻飞中荡成一朵朵花。

她高声歌唱着,歌唱她坚贞的爱情,歌唱她势要打败一切阻挠她得到真爱之人的决心。

“哦......天啊......”安东尼奥惊得不由自主的张开了嘴,“她可真美......”

丁飞也被这位罗西娜惊到了,却不单单是因为美。他喃喃着,“是的......”像是在回答安东尼奥,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他可真美。”

安东尼奥看不出来,其他的观众们看不出来,然而丁飞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是一个东方男人,一个反串的东方男人,一个反串女中音角色非常成功的东方男人。用他画家的职业病来看,这还是具相当美丽的身体。

他走到舞台前部,近的丁飞能看到他眼尾的淡蓝色眼影和红润双颊。他在和那个居心叵测的监护人争吵,花腔运用的流畅自如。第一幕结束时是多人重唱,急速的快板和大段拗口的歌词,他脊背笔挺,神色坚定,一个捍卫爱情追求自由的大家闺秀模样。

实在太迷人了。

中场休息的大幕拉下,几位主演携手出来敬礼。他敬的依然是女式礼,提起裙摆,笑容自信又优雅。退场时才看见前排坐着的丁飞,在这法国的乡野小镇能见到东方面孔可真稀罕,他眼中带了点惊讶,朝丁飞点点头,送去一个微笑。

丁飞因为这一特殊待遇慌了神,一时间连正在鼓掌的手都停顿了,只顾愣在那里看着他走进幕布后。

这感觉太不正常也太奇妙,可能还沉浸在巴黎的歌剧团居然会让东方人来反串女主角的震惊中吧。丁飞揉了揉脸。

他是个理智的人,却不是个禁欲的人。早年他游走于各个城市各个地带给人作画,他思维活络,运用到画作上也一样,上到豪门富贾下到贫民百姓,喜欢他的画的人很多,喜欢他的才华投怀送抱的人更多,当他渐渐有了名气后,愿意以春宵一夜来换他一幅画的人也有了。他从不拒绝这些,索性也从未因此惹上过什么祸端,只当是体验人生喜乐。

眼下这种情况倒是前所未有,不在他过去画过的任何一幅画中。

现在他已经不经常四处奔走着为他人作画,更多时候他在画着那些能让他获得灵感的东西——挤奶的女工,拾穗的妇人,和朋友一起玩耍的安东尼奥;或者是里维埃拉狭长的海岸线,香槟省一望无际的葡萄园,安纳西交纵的小型运河。凡尔赛式的富丽堂皇,他实在是看腻了。

而这个男人,勾起了他血液中所有的美学细胞,灵感在大脑中酿成风暴。

丁飞抚上砰砰跳动着的胸口,感觉这层皮肤之下的那方器官正在脱缰。

画点什么吧,画点什么,为艺术,为他,为自己。

 

 

 

 

 

泠老师开学了 尽量在你们开学前写完哈

四季春秋已解禁 感兴趣的小伙伴进主页复习哈(我居然都把它忘了......

 

卧槽这个我必须得转一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吐血笑到劈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最爱的!但是又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圈儿!在今天!终于完成了历史性的碰撞!点燃了爱的火花!

颜洛:

果姐说,PGO和张继科有不正当关系……

噢又有新的“爆料”了带我们球出场给出场费了吗……等等!!!!!!!!!!!!!Hello?????? 谁?谁跟我们球有不正当关系?????老张吗?????把我们龙崽和白老师置于何地……

(๑°⌓°๑) 跪下.jpg……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萌的两对cp居然以这种方式有了交集……笔给果姐,请开始她们的表演,好想知道她们会怎么讲述这个故事……

如果世道有天能还他一个清白

如果世界还是我所认识的世界

如果世人的良知还未完全泯灭

如果Hip-hop的种子依然扎根于地下并向上生长着

我等着这一天

希望你也等下去


了解他过去让我最感动的是他对嘻哈音乐的赤诚

奕:

我微博fo老万的时候,他粉丝还不到7万。看有嘻哈入的坑,算是新粉里比较早的一个。


那时候他百度社交号还没删干净 ,看到了许多网民万万的留言。 就是一个十几岁有点臭屁偶尔吹吹牛逼的大男孩,非常可爱。


他在同城多个贴吧发帖希望找志同道合的人一起研究嘻哈音乐。可是呢,嘻哈是小众音乐啊,基本没有人回应他。他说没关系,哪怕不懂嘻哈愿意了解也欢迎一起玩。


在这种互联网社交方式下,他认识了同样小众的毒蜥,因为两个人对街头音乐的喜爱,他们成为了铁磁。建立yy群,推广本地街头文化。


他们欢迎一切喜欢嘻哈的人一起玩儿,不会他说可以教,不收费,只要爱嘻哈就行。


2012年以前,他还没结实嘻哈音乐。那时候他的生活里主要是兄弟,他也谈了恋爱,但女友并不是他的主要话题。他最喜欢感慨的就是兄弟,他有时候甚至学大人一样讲话,对兄弟说你们不能被女人骗,说能被金钱收买的都不是兄弟情。他要离开一座城市去另一个,他的兄弟说,王昊,兄弟这辈子有你值了。


无兄弟,不嘻哈。这是他眼里的嘻哈音乐表达方式。
后来他爱上了嘻哈,喜欢了说唱,全心研究,到了恋爱也可有可无的地步。曾有人问他,嘻哈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他说,嘻哈音乐就是女朋友。


2012年与上一个女友因嘻哈分手后,他与嘻哈谈了一场没有句点的恋爱。


诉人在微博说的那些话不是煽情,这就是他真实的样子,对兄弟百分百复出,为了热爱的嘻哈音乐百分百努力。


他曾感慨,我就是喜欢说唱怎么了,真想活在二次元的世界。他说不想回到地下,当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但他走出来了,让更多人愿意了解这种音乐形式。他感恩每一个愿意听的人,想让中文黑怕发扬光大。


他说我没想过粉丝这么多,有个五十万,一场能有十万演出费就够了,能靠自己喜欢的赚钱,太幸福了。


参加嘻哈,不仅大众爱他,明星也为他打call。曾经遥不可及的明星认同了嘻哈音乐,他很高兴,他认为,嘻哈是可以主流的,我要成为让嘻哈音乐与主流同台的那一个。


2017年以前,他从没想过嘻哈能赚钱,旁人不理解,只有母亲在支持他。他与东北说唱圈子理念不合,红花会接纳了他。


兜兜转转,他终于找到了志同道合,有共同奋斗目标的兄弟。寻寻觅觅,他终于走上了一条曾经想都不敢想的道路。


他不是聪明人,在众多优秀的rapper中间也不算有天赋。但对嘻哈音乐的热爱,他毫无保留。


谢谢他的出现,让我爱上了中文说唱。


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只认同自己的直觉。他的热爱,我看到过。他的努力,我看到过。


希望每一个粉丝真正理解他,不是用爱的名义去绑架他。


不求每一个rapper能挺他,只是希望不要把主流对嘻哈的不理解都怪罪在他的身上。

都是萌RPS的,让正主知道了不都是一样的打爆狗头,怎么着,你吃的这对儿比我吃的打的时候下手轻点?哪里来的优越感啊?
cp这个东西,爱萌萌,不萌滚,别打扰老子看文产粮。
九哥哥说得好,天下红花是一家。
我家里要有这种垃圾玩意儿我早让它回炉重造了。